在英国,教师如何引导学生阅读

石艺霞

编者按: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过,“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傅彩,足以长才。”尽管人们公认读书令人受益无穷,但中国人正在丢掉这个好习惯。近几年的国民阅读率调查显示,中国人年均读书不超过4本,有一半以上的成年人一年一本书也没读过。再看看被誉为“世界上最爱阅读”的英国人,无论是在公交车、地铁上,还是在公园、咖啡厅里,手不释卷者随处可见。这种浓厚的阅读氛围或许与英国人的教育理念有关。英国人认为,阅读是人生最基本的技能,必须从小培育。一位深圳的一线语文老师近日走进英国学校的阅读课堂,探究让孩子爱上阅读的奥妙和方法。

目标:让学生会读,读懂,爱读

“作为一个世界公民,最起码的受教育要求是学会听、说、读、写、算等五大本领,而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通过接受阅读训练来提高自己的阅读水平。”阅读能力不仅事关个人的生命品质,而且关系到民族的整体素质。
英国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千百年来,无论贵贱,阅读成为英国人的习惯。这在《简爱》、《呼啸山庄》等著作中都能略见一斑。
英国政府非常重视阅读。2006年,前首相布莱尔发起了“快速阅读”倡议。英国政府在活动中还拨出高额经费,给每个学校添置书籍。教育机构和书店向小朋友们发放面值1英镑的图书日代用券,让他们到相关书店里换购一本自己喜欢的书。
每年的3月6号是英国的读书节。每年单是学校、图书馆、书店所举办的读书活动就超过1000项。调查显示,20年来,英国人每天读书的时间在不断增加,无论乘飞机还是等火车,英国人打发时间的首选还是读书。
不过,在现代新兴媒体、电子产品等影响下,年轻一代越来越不喜欢阅读,尤其是经典书籍。正因如此,英国政府将阅读水平的考查作为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英国教学大纲和学历管理委员会主管英语课程的负责人苏·霍纳,曾提议所有高中生都必须阅读经典文学作品,她认为这些著作有着超越时空的品质。
2000年,修订后的“英国新国家课程”发布,对教学目标中的阅读和写作两方面都作出调整。初中阶段听说、阅读、写作的比例各占1/3,到高中,此三者的比例为20:40:40。英国人明确指出,阅读教学的宗旨是:使学生能流畅地阅读,能理解各种不同的读物,能采用适合于读物和阅读目的的读法;使学生对自己的阅读能力有信心,在阅读中发现乐趣,充分认识到阅读是个人生活的必需,既是为了校内课程的学习,也是为了未来社会生活和工作的需要。也就是要让学生会读,读懂,乐于读,习惯读,并读以致用。
事实上,中国对阅读教学也是比较重视的,从高考试卷分值比重上看,阅读占40%。教育部颁布《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其中的“阅读与鉴赏”部分明确要求学生发展独立阅读能力,注重个性化阅读,努力扩大阅读视野,学会正确、自主地选择阅读,注重合作学习等。
对比两国的阅读教学要求,英国的比较实际,中国的则全面而完美。但在现实中,我们离目标还有巨大差距。中国的阅读教材相对固化,过去只有“人教版”,现在有的省份出版了地方版,比如粤教版、苏教版等,但也是相对“统一”的,教师没有选择的权利,难以激发个体能动性,能够突破固有的教材体系者更是凤毛麟角。

内容:教材自选,多种课程融通

英国的阅读教学注重从学生的心理特征和社会实用性出发,提倡“以学生为中心,以社会为导向”。学校和老师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教材、安排课程,是真正的“校本课程”、“校本教材”,具有地方性和校本特色,时代感强,内容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时文、广告、杂志以及各种网络媒体资料。
我们访问了几所学校,其中Straford Upon Avon School的英语课本是由教师集体商量,从政府提供参考的诸多教材里选取,The North Leamingtun School则完全由老师根据大纲自行讨论决定让学生阅读什么内容。因为教材自选,课程编排是围绕主题进行的,问题设计、课堂安排、学生练习等都由老师自己决定。但开学初,老师也会跟我们一样制定一份详细的教学计划。The North Leamingtun School的一位英语老师告诉我,即使在A-Level考试之前,她也会开出书单,让“高三”学生泡图书馆。这在中国是很难想象的。
英国的阅读课不仅是语言和文学课,它同音乐、美术、历史、设计与技术、宗教等许多课程相融通,是综合性的阅读课。我们访问的中学都设有戏剧表演课(drama),这事实上是建立在充分阅读、理解和想象基础上的综合体现。
在中国,鉴于应试的需要,中小学的阅读教学更重视遣词造句、技巧运用和谋篇布局等分析,你考什么,我教什么,他学什么。目前,许多教师意识到个中不足,正为真正提高学生阅读能力,培养其高尚的审美情趣而努力。
当然,许多英国教师也发现现行方式下的一些问题,比如基础不够扎实。的确,我们在访问的学校也见到不少学生对母语的拼读和拼写都感到困难。因此,英国正在提倡教给学生更多知识和信息,同时培养学生批判性思维。

方式:没有讲授,老师学生一起“玩”

英国是最早采用班级授课制的国家,但他们非常注重学生的个体性。“Every child matters”是基础教育的核心理念。每个教学班20-30人不等,超过33人属违法。一般配两个老师,其中一位是助教,这样,教师可以较好地关注到每一个学生,尤其是在阅读方面有问题的学生。
英国教育家路易斯·罗森布拉特(LouiseRosenblatt)说:“教学是通过阅读课文来引导学生进行自我评价以提高其个人从课文激发思维能力的过程。”他们提倡“阅读与反应”教学法,强调学生的个人发展以及学生的参与意识,要求学生在阅读与反应中感受、体验、理解人物的思想、性格以及人际关系。大致流程:学生阅读——对学生进行适当的讲解——学生通过阅读、讨论进行比较——教师发放各种资料——学生进行阅读分析——进行写作训练。
在他们的课堂上,小组讨论和个别的交谈是常见的形式。少限制,重实效,在活动中学习,学习优于讲授。英国人最近还发现将《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式思维引入阅读训练课堂,有助于提高阅读课的效果。
“Tell me and I forget.Show me and I remember.Involve me and I understand.”(告诉我我忘记,演示给我我记住,让我参与我就会理解。)一般而言,学生参与程度越高的课堂,效果越好。英国的老师喜欢针对阅读材料,给出一些富有挑战性的问题,学生讨论;或者老师给出有争议的观点,学生反驳。
我上了一节Cathy老师的Open-space teaching(开放空间课堂),是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节选片段的阅读课。首先是学生在课前对原作的充分阅读,深入思考。上课时,我们把书包全部放在门口,完全放松地进入课堂,教室里没有课桌,大家围坐一圈各抒己见,之后站起来,在空旷的教室里大声表达愤怒情绪,然后是小组设计场景再现,看影片节选,最后是小组进行片段演绎。整个过程,Cathy一直很活跃,不是讲授,而是跟我们一起“玩”。这堂课把我的所有感官都调动了起来,直接冲击了我对“阅读课堂”的理解。虽然很难说出这节课给了学生多少知识,但让学生有许多亲身的难忘的感悟,由感悟而至理解认识,才有更多自己的思想。
中国的课堂教学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老师的角色定位还是“主”,无论是“主体”还是“主导”,你讲台的方向决定了——你一个人面对五十多个人——课堂上必须“控场”。每堂课都有明确的教学目标,包括“情感、态度、价值观”。学生的理解跟你预设的不一样了,得巧妙导回来,殊不知“巧妙”的背后是一种扼杀。长此以往,教师习惯于讲,学生习惯于听,所有学生的阅读习惯和思维方式都如克隆的一样。

思考:给学生自由阅读的天空

阅读本是极具魅力的,如何让我们的阅读课也魅力无穷?英国的阅读课堂给了我一些启示。
阅读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生命的一种存在形式,它既有实用性,也有精神性。我们的中学语文教学目前重视阅读的技术训练,忽视阅读对学生的思维、文化、艺术的涵养;多的是答题,少的是体味;多的是以得分为目的的答题训练,少的是无功利的静心的纯粹阅读。英国的母语阅读教学让我们认识到:在中学生活中,给学生较多自由、多方向、多样式的阅读是可以的,也是必须的。
对于中国大多数学生来说,小学、初中的阅读基础是比较扎实的,训练是比较严格的,是“收”。学生到了高中,特别是高一高二,应该“放”。这样初高中就有了明显的任务的不同,初中是进行阅读的基本训练,是技术性的;高中前二年进行教师引导下的“自由阅读”。两者合起来形成一个从低级到高级、有梯度的阅读过程。
这就要求高中语文老师对阅读在学生生命中的意义有深刻的认识,也要求语文老师有一定的担当。毕竟,在目前,高考及高考的考查方式是不可替代的,学校、家长、社会对高考升学的要求也是不可动摇的。这里,担当的内涵有三重。一是能认识到良好的真阅读是对学生的高考是大有帮助的,二是能为学生提供真阅读的条件而不是仅对分数提要求,三是能替学生创设活泼、有激情和趣味的阅读氛围。
既重视阅读教学内容的系统化和知识架构的科学性,又关注实效性和趣味性。把握阅读的内涵,拓展其外延,改变课堂形式,让学生更多地参与,自主地在探究、合作中阅读,让阅读丰富而有趣。
给学生一方自由阅读的天空,给学生一点纯静的阅读空气,那么,我们带给学生的,也许将是阳光和健康的生命。
作者是深圳赴英海培班学员

背景:“不读书”成世界问题 中国人不爱阅读尤甚

一名印度工程师所写的《令人忧虑,不阅读的中国人》日前红遍网络。文章中说:“我坐在从德国法兰克福飞往上海的飞机上。不睡觉玩iPad的,基本上都是中国人,而且他们基本上都是在打游戏或看电影。”作者感慨说,一个有着最悠久阅读传统的国家,现在的国民却难以坐下来看书。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今年4月发布《中国第十次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2年,中国18岁至70周岁的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4.9%。也就是说,在中国有4成多的人很少阅读。2012年,中国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为4.39本。而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显示,北欧国家国民每年读书24本左右,几乎是中国的6倍。算上电子书,去年18岁至70岁的中国人平均读了6.7本书,而来自皮尤(Pew)调查显示,若包括电子书,2012年美国人平均读了10.5本书。
事实上,面对移动网络为主的多种娱乐方式的冲击,促进阅读已经成为“世界难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把每年的4月23日定为了“世界阅读日”。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