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帮助学生获得良好的阅读体验,养成阅读习惯

为什么要让学生获得良好的阅读体验?它有什么意义?怎样才能让学生获得良好的阅读体验?小编希望通过今天的文章,给大家带来一些收获。

体验:语文阅读教学的本真蕴意

阅读的体验既是阅读的基本属性也是阅读的本质。阅读作为贯穿人一生的行为,它与体验的生命性、审美性、延续性三种内核有着同质同构的紧密关系。固然阅读是一种个体认识世界和增长见识的认知学习活动,但这种活动无时无刻不伴随着个体的情感流动。在阅读过程中,一旦个体缺失了生命和审美等多种情绪的渗透,阅读便会沦落为外在的知识或抽象的语法意义上的文本解读。在本真的意义上,阅读的体验是基于个体的生活经验、情感想象,是一种生命成长和精神审美的实践活动。唯有如此,阅读才能超越语言作品解读的工具化取向,通过对生命意义的自我理解,回归阅读的本质,从而认识自我、认识自然,获得自由的思想与自省,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儿童阅读除了具有一般个体普遍拥有认知学习意蕴之外,还能满足儿童天真烂漫的纯真本性和好奇心,其体验更增添了几分成人阅读早已消失的童趣和泛灵色彩。在儿童自我的理解上打上了自己的个性和情感的烙印,进而通过再造想象和创造想象建构起一个属于儿童自己的体验世界。

体验:儿童阅读习惯的养成方策

儿童的阅读所蕴含的生命性、审美性和延续性犹如一条体验的河流,随着阅读量的积累、年岁的增长,这条河流越来越强大,流淌在儿童的生命历程中。阅读体验差异犹如河流的不同源头,阅读想象体验决定着河流的轨迹,推动河流的前进,阅读情感体验是贯穿于整条河流之中的律动。只有尊重儿童阅读体验差异、激发儿童阅读想象体验、丰富儿童阅读情感体验才能推动儿童阅读体验河流不断向前奔腾。

1.尊重儿童阅读体验差异

生命是有差异性的,在阅读教学中,尊重儿童阅读体验差异是呵护儿童阅读体验的源泉,儿童的阅读需要一个平等友好的宽松环境。儿童阅读体验差异的存在由儿童的成长背景、生活经验、认知、个性特征不尽相同而产生,因此,教师要为不同个性差异的儿童提供不同的阅读文本,采用多种评价方式,尤其注重阅读的成长袋评价,使儿童生命的差异性和阅读体验的差异得到尊重。
低年级儿童主要喜欢阅读童话、寓言类材料,文字也较为简单。高年级儿童逐渐喜欢阅读记叙类、景物类材料,文字内容也逐渐复杂。对于儿童能够充分理解的材料,教师应不做过多的讲述;对于儿童不能完全理解的材料,教师可帮助其把握文字意思,解决儿童“读不懂”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结合“听读”的方式,即由教师选取适合的阅读材料,用富有情感的优美温和的声音读给儿童听,特别是对于低年级儿童而言,听读可较好地解决由于其识字量不够、阅读速度不够快而产生的阅读困难。
水平不同的儿童看完全一样的材料是不合理的。教师最好是将文本分门别类,再按照词汇量
和难度,分成不同等级。课本中的文章并不是儿童阅读的全部,基于儿童阅读体验差异实施阅读计划,让儿童在课本之外的大量阅读这对于儿童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2.激发儿童阅读想象体验

诸如神话、童话、寓言之类的儿童文学作品留有大量的“空白点”,为儿童提供了广阔而丰富的想象空间。教师可以利用文本中的“空白点”,并结合儿童的想象特点,调动儿童多种感官,激发儿童阅读再造想象体验和创造想象体验。
再造想象体验是指儿童在其经验记忆的基础上,根据语言文字或图像在头脑中再现意象或意境的过程。为了引发儿童的再造想象体验,教师要根据不同文体的特点,在讲解课文字、词的同时重视不同文体的景物和意象描绘。
例如,在对儿童诗《真想变成大大的荷叶》进行阅读教学时,教师可以利用课文中的情境,让不同的儿童分别想像不同的景物,或变身为雨滴,或变身为小鱼,或变身为蝴蝶,或变身为蝈蝈,或变身为星星,或变身为新月,或变身为荷叶,然后让他们调动多种感官各自表达自己再造想象的体验,让儿童彼此分享绿叶的青翠、小河的清凌、花丛的甜蜜、土壤的芬芳、星空的浩瀚、荷塘的美丽。
创造想象体验是儿童根据已有的经验,运用已感知过的各种材料,独立创造出新形象的体验过程。儿童阅读中的创造想象体验需要文学和经验世界两方面的认知积累。科幻作品既具有文学性,又直指科学与社会的关系,具有鲜明的认知和想象特点,有助于丰富儿童的创造想象体验。教师可以选择性地带领儿童阅读科幻作品,将富有创意的科幻故事和情节作为切入点引入课堂。
例如儿童科幻读物《海底两万里》,构造了一个奇幻的海底世界,有着各种变幻无穷的奇异景观和生物,其中鹦鹉螺号船长尼摩擅长科学利用海洋资源,教师可将此情节引入课堂,让儿童想象“自己会如何利用海洋资源创造出新物品”,并用绘画等形式表现其创造的新形象。

3.丰富儿童阅读情感体验

儿童阅读体验的延续性需要良好的情感浸润,才能使儿童产生持久的阅读兴趣,从而逐渐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教师可以从情绪导引和角色互动两个方面着手。就情绪导引而言,良好的情绪表达有助于儿童的情感体验,让儿童获得更多的快乐,提升安全感。为此,教师可以采用U型座位法,走到儿童中间:“提供线索和见解;捍卫尽管有着明显不足的观点;为呆滞的材料注入有趣的含义,或者给抽象的思想以一种栩栩如生、清晰可触的感觉”,以引导儿童阅读体验。另外,教师可以采用卡通表格的方式,让儿童按照提示选图案、填关键词,简单快速完成读书笔记,这样更符合儿童的特点,也可以帮助引导他们进行情绪的多方面表达。
就角色互动而言,从多角度阅读文学作品可以改变以往单线的主人公阅读视角,使儿童与文学作品人物的互动多维化。如《少年闰土》中少年闰土和“我”(即鲁迅)的一段友谊描写,初见时“他见人很怕羞,只是不怕我,没有旁人的时候,便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分别时,“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厨房里,哭着不肯出去,但终于被他父亲带走了。他后来还托他的父亲带给我一包贝壳和几只很好看的鸟毛,我也赠送过他一两次东西,但从此没有再见面。”教师可以先让儿童联想一下自己的童年生活情景,然后自己扮演闰土来体验闰土与“我”初见时和分别时的情感,当这个角色扮演和情感体验完成后,让儿童转换为“我”的角色来体验“我”与闰土从初见到分别的情感变化。
阅读体验是当下语文阅读教学中常常缺失却至关重要的环节,其内在的生命性、审美性和延续性是养成儿童良好阅读习惯缺一不可的三大要素。无论是“学习化社会”还是“终身学习”教育理想的实现,不仅有赖于应试教育的制度变革,也呼唤着语文学科尤其是阅读教学朝着体验的方向不断探索。
喜欢 (1)